发布信息请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新闻 » 正文

被人民日报怒斥"传销毒瘤" 张庭夫妇微商帝国大起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30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原标题:被人民日报怒斥“传销毒瘤”,张庭夫妇微商帝国大起底)【文/观网财经周毅】12月29日上午,观察者
TMGM外汇平台 https://www.yydsfx.com

(原标题:被人民日报怒斥“传销毒瘤”,张庭夫妇微商帝国大起底)

【文/观网财经周毅】12月29日上午,观察者网从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证实:林瑞阳、张庭夫妇的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因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立案调查。

人民日报评论部官方微博就此发表评论,呼吁“剜掉网络传销毒瘤”。该微博指出:法治社会,容不下违法钻营的“秘密”;法律之伞,只保护守法本分的经营。相关机构与网络平台需要加强技术甄别,撕开包装马甲,治理各类线上、线下传销活动,重拳出击不能停,深挖细查见成效。

媒体报道截图

从娱乐圈跨界做微商生意的张庭夫妇,凭高调宣传屡屡刷屏,并构建起庞大的商业帝国。单单是两人拥有的达尔威公司,2018年度缴税总额就高达12亿元人民币。但张庭夫妇及其公司不仅遭到多家媒体关于其涉嫌传销的质疑,更有消费者投诉其旗下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此外,张庭夫妇的公司还曾因“员工下跪领粥”和“男明星与女员工亲密互动”等事件引发网络讨论,可谓争议不断。

值得一提的是,张庭夫妇在经商过程中,以恩爱人设吸引了不少关注。林瑞阳不仅为二人购置豪宅,甚至出手阔绰,为张庭闺蜜送楼,话题度可谓拉满。与此同时,林瑞阳的前妻曾是彼时台湾的当红女星,早早放弃事业、下嫁生子。如今她却独立抚养着孩子,还要无缘无故遭到网络暴力。陈年旧事让人无比嗟叹。

社交媒体截图

媒体起底TST传销帝国:多层级代理销售,典型的“返利传销”

中国网财经8月11日的文章指出,张庭、林瑞阳夫妇创立的“TST庭秘密”等产业链产品采用了多层级代理体系的销售模式,而“TST庭秘密”模式看似只有两级代理,但在不少人看来,其返利层级早已超过3级,是典型的“返利传销”模式。

据报道,“TST庭秘密”公司将代理商分为两类,一类是蓝卡,一类是红卡。蓝卡和红卡的共同点是首次单月业绩满2500元,享受160元的额外奖励。但是蓝卡与红卡的奖金制度相差甚远,所以代理在推广过程中,会极力推荐新人升级为红卡代理。

其中,仅红卡代理就分为A、B、C、D、E、F六个级别,工资由个人业绩提成、团队批零差奖金、自媒体教育推广奖三部分组成。观察者网发现,这一说法与财经媒体“世直研”2019年2月25日发布的调查文章基本一致,不过名称略有不同。

红卡即一些代理商所谓的“金卡”。

一位TST代理商对“世直研”工作人员介绍,TST将所有的代理商区分为金卡和小金卡代理。小金卡的工资由两部分组成:业绩在2500元以下的,个人销售提成15%;除此以外还有所谓自媒体推广奖:团队业绩在2500元以下,但是个人卖货额达到600元,发展的直系代理总业绩在1000元以上,那么就有总业绩3%的“推广奖金”。

这意味着:“团队销售额”越高,金卡等级越高,个人提成也越高。

一份TST代理商出具的“招商说明书”显示,最高级别的金卡A类代理商,其团队业绩在25万元以上。代理商个人提成比例为32%;如果达到30万以上的所谓自媒体业绩要求,还可以再获得总业绩5%的奖金。

TST旗下smile团队发出的招商说明书来源微信公众号“世直研”

文章称,除了所谓的业绩提成和自媒体业绩奖,代理商还有所谓的批零差奖金。此外,代理商可以招代理、组建自己的团队。曾被曝与林瑞阳十指紧握、拍下亲密互动照片的TST西南大区负责人“阿紫”,就曾在其微博中介绍称她团队每月零售额突破4亿元,总销量突破80亿元。

@TST西南大区负责人阿紫截图转引自“世直研”

法律专家:TST模式与传统传销有所不同,但似乎本质无二

与动辄非法拘禁、施加暴力的传统传销相比,TST的销售行为有很强的隐蔽性。

《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中国政府网网站截图

TST涉嫌传销的隐蔽之处在哪里?

其一,没有设置门槛费。如果成为代理需要缴纳门槛费,那么就符合“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的标准,非常容易被辨认出其传销行为,但TST规避了。不过据报道,TST小金卡(银卡)早年曾要求代理商必须销售满300元,这一要求后来被取消。

其二,隐藏层级关系。通常来看,传销活动在组织形式方面的特征是:参加者人数众多且形成层级关系。具体要求参与传销活动的人员在三十人以上,层级在三级以上。

最高检察院网站截图,文章来源《检察日报》

印波是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兼职律师。他指出:TST的商业模式和其接触的被定性为“传销”的模式有所不同,但似乎本质上无二。

印波称,TST的商业模式反复强调,你的奖金只与你发展的直接代理之奖金发生关系,和下线的下线没有勾稽关系。如此一来,看起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三级是无法形成的,只有两级。“想必是有高人支招。”

印波表示,TST一直在致力于规避传销罪的风险,还在合法合规纳税,“较很多传销企业高明很多”,但是其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依旧可以得到认定。

值得补充的是,在团队计酬式传销中,个人收益与团队业绩息息相关,这势必会激发团队负责人帮助下线销售员获得更好的销量和发展新人,帮助企业获得更高的经济效益。

《民主与法制》2019年第8期文章截图

TST的宣传是一套说辞,现实中又是另外一副景象。

TST号称无需囤货,但事实上很容易出现代理商为了维持销售资格和提成比例,自己消费、囤货的行为;TST号称零成本,但是要成为高级别的代理商,是不是就得不停地发展人、扩大业绩?这无法摆脱“拉人头”的问题。

TST的加盟方式非常简单,代理商可以网上直接申请,或添加客服微信、电话申请。上游新闻2019年4月报道中提到,TST宣传称:“我们和传统的微商不一样,其中含有销售模式,正是由于其销售模式的诱惑力,1天新进代理达到1万余人。这很不可思议,人人都有代理权限,人人都可以卖TST的产品。”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人既不懂化妆品,也不懂销售,不需要相应的资质,仅仅因为购买产品,就可以获得代理资格。这样的商业模式,如何证明自己是完全清白的?

图源微信公众号“李旭反传防骗团队”

据微信公众号“李旭反传防骗团队”12月24日消息,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函表示,2021年6月5日,该局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

查证函明确:“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张庭夫妇商业版图庞大,TST日常令人咂舌

张庭夫妇的达尔威公司,曾多次以高额纳税走红。

2019年,达尔威获得“2018年度上海市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称号,以及青浦区“2018年度纳税最高奖”。

据《证券时报》2019年1月消息,2017年1-9月,上海达尔威净利润就已突破11亿元,相当可观。此外,有消息称,“上海达尔威2018年度缴税总额高达96亿元新台币(约21亿元人民币)。”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青浦区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处获悉,上海达尔威在青浦区的纳税总额并没有外界报道的21亿那么多,或许是该公司统计的全国其他地区总和,而在青浦区的纳税金额超过12亿元。

达尔威是美妆品牌TST的经营主体,“TST”(庭秘密)系列护肤品和食品曾招来范冰冰、赵薇、徐峥、陶虹、曹格、张馨予、刘涛、明道等明星为其站台,林志玲还担任了TST胶原蛋白饮料的代言人。高调的宣传,是不少消费者对其信任的原因之一。

这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

某代理宣传其业务营收

在涉嫌传销之外,TST还被投诉质量问题。

2016年,有消费者曝料称“TST庭秘密”化妆品导致多人“烂脸”——消费者在使用产品之后,脸上起了硬疙瘩,用了三四个月之后开始大面积爆痘,这一事件引发各界关注。

某电商平台截图

当时“TST庭秘密”代理回应称,这是“排毒反应”。随着事件不断发酵,张庭发布长文解释,称因用户肤质不同,导致对化妆品反应不同。她强调“TST庭秘密”产品均可放心使用。

某患者出具的诊断书

此外,在达尔威之外,张庭夫妇投资和任职企业众多,商业版图相当庞大。根据启信宝数据初步统计,林吉荣(林瑞阳)和张淑琴(张庭)旗下企业远远超过了100家。

启信宝截图

除了高调的宣传之外,张庭夫妇和TST企业还常常以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刷屏。

比如员工“下跪领粥”。

今年年初,林瑞阳一位员工晒出一段“下跪领粥”的视频,爆红网络。配文称:“在公司让我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在腊八节亲自为我们盛一碗暖暖的腊八粥”、“他是我事业上的领路人,也是人生导师,如兄如父”。

面对网络争议,1月25日深夜,这名女员工回应称:“97年的女孩子在60岁林大哥面前也是晚辈,作为有教养的人,长辈给盛饭的时候,蹲下去是应该的,本来是好事”。

社交媒体图片,下同

该员工指责称,有关林瑞阳旗下公司企业文化的质疑是“断章取义”。

此外,作为有妇之夫,林瑞阳和女员工十指相扣、过度亲密,不少网友表示不能理解。

凭借其人脉,让男明星和女员工互动,似乎还成为某种“福利”。

据新浪娱乐2020年12月报道,有网友反映,张庭夫妇公司会邀请明星站台。在某次活动中,已婚且身为人父的男星明道在站台时,与女员工的互动方式竟然是吻头发、闻脖子和帮涂护手霜等内容。女员工排队等着上台,明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互动行为。

不少网民直呼“辣眼睛”。明道工作室随后则发文称,这是“正常互动”,并警告部分网络用户,要其立即停止将歪曲事实的言论再次发酵。

在不少网民看来,这些操作让人看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狗血剧情照入现实,林瑞阳前妻遭遇PUA?

林瑞阳出生于台湾宜兰,曾因影片中的大胆裸露镜头引发话题,受到关注。随后出演《一帘幽梦》和《绝代双骄》等影视剧,成为红人。在娱乐圈,他曾有“台湾第一小生”之称。

即使现在两人互动频频,有颇为恩爱之感,但林瑞阳的原配并不是演员张庭。

据台湾《自由时报》早年报道,林瑞阳的前妻是红极一时的观众“梦中情人”曾哲贞。

曾哲贞旧照,社交媒体图片

台媒称,曾哲贞在事业当红期下嫁给当时默默无闻的林瑞阳,为其诞下一对儿女。但后来林瑞阳的婚外情被曝光,两人离婚。孩子由曾哲贞抚养。报道称,林瑞阳不仅减少约定的抚养费,对孩子们也极少看望。

台媒报道截图

2020年,林瑞阳和张庭因为其巨额财富风光无限的同时,曾哲贞却因为前妻身份遭到了一些网民的谩骂,有言论甚至攻击道:“自己没本事管住自己老公还骂人张庭勾引,人家张庭有那个脸蛋有那个身材”、“你这种女人就是活该”……

攻击言论之粗鄙,以及其中肉眼可见的恶意,即使旁人也会触目惊心。

社交媒体截图

面对网络暴力,曾哲贞在社交媒体上安静地写道:

“一段婚姻的结束,不代表人生的终结,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生活。”

外人很难感同身受的地方在于,风淡云轻的“随时候教”四个字后面,藏着多少恶意的攻击?是否又藏着曾哲贞作为一位普通女性,被自己信任之人伤害和PUA的过往。

据台媒报道,林端阳追求曾哲贞时,她和她的父母都不太敢接受他,“绯闻实在不少”。但一段时间接触后,曾哲贞悄悄和林瑞阳订了婚。“问起曾哲贞欣赏林瑞阳哪一点,她不胜娇羞却又很肯定的说:他十分有责任感、稳重、踏实、孝顺。”

两人结婚的时候,正值林瑞阳父亲离世。曾哲贞没有穿婚纱,结婚照也没拍。婚后,她的心力都放在林瑞阳身上,替他张罗服装,尽量让他打扮得好看一点,帅气一点。在台媒彼时的报道中,怀有身孕的曾哲贞欲语还羞,林瑞阳则喜形于色:“我们一切顺其自然,不过我想有个小宝宝,一定可以增添不少家庭情趣!”

台湾杂志1990年文章截图

可谁曾想,身为一位女孩,一位母亲,曾哲贞的生活后来会成为一场噩梦。

在迎娶“学生情人”曾哲贞后,林瑞阳绯闻不断,后来被曝出轨张庭。事件一度沸沸扬扬,面对各界关注和质疑,彼时林瑞阳经纪人夏玉顺指控称“那个蜘蛛精(张庭)想要吃我们家的唐僧肉(林瑞阳)。”张庭为此事哭晕倒地,送往医院,曾哲贞也备受折磨。

《一帘幽梦》中林瑞阳饰演的楚濂,在爱上绿萍后又爱上其妹妹社交媒体图片

2016年,林瑞阳对台湾《联合新闻网》表示,1990年他和曾哲贞就已经离婚,“为了孩子他答应了曾哲贞的请求”,两人再次办理登记;1995年再次离婚。1998年,林瑞林和张庭二人被拍到牵手亲密,林瑞阳说:“之所以忍耐二十年不讲,是因为当时孩子还太小。”

不过据娱乐话题微博博主@萝严肃早年报道,有台湾网友表示,林瑞阳留给前妻的房子是预售屋,按照十几年前的物价没多少钱。在跟林瑞阳离婚后,曾哲贞还曾被人欺骗损失钱财。2010年,还有媒体曝光曾哲贞需要借钱度日。与风光的林瑞阳相比,曾哲贞拉扯儿女长大,实在辛苦。

如今30年过去了,或许其中的感情纠葛,外人难以评说。但在不少网友印象中,曾哲贞为彼时的丈夫荒芜了事业,她的经历也是引人同情和惋惜的。其中的一些细节难免让人猜想,曾哲贞当年退隐背后,是否遭遇了PUA。

社交媒体图片,后文同

@萝严肃文章表示,当年的曾哲贞无疑是“万人迷”,事业不逊于林瑞阳。年方20岁,事业刚刚开始,就结婚并专注于家庭。林瑞阳说,因为曾哲贞年纪小、又怕演艺圈的浮华、是非影响她,因此没有让她继续留在演艺圈工作。

不知道这份浮华,到底击败了谁。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媒体报道截图

曾哲贞结婚了也有片约,但是林瑞阳出面拒绝。“太太也是明星,而且年轻貌美,有些制作人也动过曾哲贞的脑筋请她演戏,但都被林瑞阳婉拒,不为别的:她演技不行,很不真实,一档《哑妻》演完我就告诉她不必再演了,过去也有人批评我演戏离谱,自此我拿它当座右铭化悲愤为力量,我太太则是人家一说就立刻放弃,不能接受批评就没有进步,所以不可再复出,在家享受我的努力也不错。”

台媒报道截图

报道称,林瑞阳说:“我觉得一般男人观念是不一定要一个很爱自己的女人,但却要一个很能体谅包容的妻子。”在这个原则下,林瑞阳首先要曾哲贞给他基本的信任和尊重,不去他工作的地方。

文章称,在离婚早期,曾哲贞还保护着曾经的丈夫,甚至归因于自己:“离婚后,我懂事了许多、长大了许多。八年的婚姻,他真的对我很好,离婚主要是我的脾气不好,他承受了我许多情绪。他以前面对外面的压力,是我不能体会的,现在我终于了解了。”

这一切,都让不少网友对曾哲贞的遭遇感到关切。

观察者网留意到,在林瑞阳跨界经商,秀恩爱又秀财富之际,曾哲贞曾淡淡地写下一句“在你得意时,记得留一条人让人好过~”。而曾哲贞最近的一条社交动态发表于28日,她的女儿在酒店防疫,这位母亲祝福自己的女儿生日快乐。

反观林瑞阳的最近两条微博,一条不知道是不是心灵鸡汤,一条是转发被调查的回应。

如今的林瑞阳,正身陷传销调查。

12月29日凌晨,张庭夫妇旗下的公司在微博@TST庭秘密发布声明称,“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