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信息请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资讯 » 正文

残忍至极!食人魔杀人分尸,美女保险员被奸杀后切碎油炸吃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8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这个案件发生在中国台湾,要从一个名叫施金池的女性讲起,27岁的她毕业于台湾顶尖的私立综合大学——东海大
广西戴氏教育 http://www.gxdse.com

这个案件发生在中国台湾,要从一个名叫施金池的女性讲起,27岁的她毕业于台湾顶尖的私立综合大学——东海大学,毕业之后她便入职了国泰人寿保险公司,成为了一名保险业务员。

2003年12月7日晚上8点,劳累了一天的她刚刚吃完晚饭,就接到了熟人陈金火的电话。

陈金火当时39岁,是一家摩托车维修店的老板,他的店铺位于台中市龙井乡,因为价格公道,手艺也不错,所以附近的居民一直都很照顾他的生意。

施金池与陈金火也是因为摩托车才相识,施还在东海大学上学时,就常常和朋友一起去店里修车,工作之后,两人之间还多了业务上的往来,陈金火还曾热心地介绍店里的客户去施金池那里购买保险。

这天网上陈金火给施金池打来电话,也是要照顾她的生意,说店里正好有个人想购买保险,让她过去一趟签个约。施金池听后很高兴,如果这单能够拿下,那么她这个月就不用为了业绩发愁了。

正要出门时,弟弟施坤志给姐姐打来电话,施金池接起来告知弟弟自己有事要外出,之后就想挂断电话。弟弟担心现在太晚了,又联想到之前曾发生过的一系列女保险员失踪案,觉得不安全,便提出自己去接施金池,之后两人一起前去。可施金池觉得陈金火是熟人,不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就拒绝了。

▲受害者

弟弟还是不放心,坚持骑车过来陪着姐姐一起去了陈金火的店铺,原本他想要等姐姐谈完业务再送她回去,可施金池一再催他回家休息,弟弟只好先行离开,临走还特意叮嘱姐姐早点回家。

当天晚上,施金池的父母以为女儿留宿在了弟弟施坤志那里,便没有打电话确认。而弟弟也以为姐姐结束之后就回了父母那边,也没有后续追问。直到第二天上午,施金池就职的国泰人寿保险公司打来了电话,询问施金池为什么没来上班,施家人这才发现施金池一夜未归。

在身边人的眼中,施金池身材高挑,长相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也是清秀可人,而且她是个乖巧、老实的孩子,性格开朗但身边的朋友非常简单,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异性关系。施金池有一个相恋多年的男友,两人没有同居,她依然和父母住在一起。

在这之前,除了提前说好住在朋友家或者其他亲戚家之外,施金池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情况。这种反常行为,让施金池的家人感到十分忧虑,弟弟也急忙赶回家,协助父母寻找姐姐的下落。想到最后一次见面是送姐姐到陈金火的店铺,弟弟便带着父母一起来到了摩托车修理店,打算问问老板知不知道姐姐的去向。

陈金火的摩托车修理店是一座三层的小楼,一楼是修车铺,二楼三楼主要是堆放乱七八糟的货物以及平时居住用。施家三口来找女儿的时候,陈金火正在修车,他对于施家人的到来不甚关心,当他听到施金池失踪的消息时,神情依然冷漠,含糊地回答,自己昨晚临时有事,于是让施金池等了他十分钟,可实在腾不开手,于是向施表示改日再约,之后施金池就自行离去,陈金火则忙于自己的事情,没有留意到她到底去了哪里。

▲陈金火

施家弟弟不死心,想去修车铺里面亲自看一看。听到这话的陈金火脸色大变,怒气冲冲地握着修车工具挡在店铺门前,言语间充满了不耐烦,大声呵斥施坤志,说自己家里有孕妇,不方便人进。

他的学徒广德强也在一旁帮腔,让施家人抓紧滚蛋,不要在这里耽误陈老板做生意。施家三口没有办法,只能联系亲朋好友,去其他地方寻找。然而一整天过去,小小的龙井乡都被翻了个遍,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就在寻找的过程中,亲戚们越想越觉得陈金火可疑,毕竟他是最后一个见过施金池的人,而且还是他约施金池去店里谈生意,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施的下落?

众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一定要进修车铺看看才行。毕竟施金池本身就是个美人,自大学起就有不少男生为之倾心,所以不能排除陈金火见色起意,囚禁了施金池。如此想来,那天陈金火不让施家人上楼,一定是心中有鬼!

于是第二天一早,施家人又来到了陈金火的修车铺,要求入室查看。没想到陈金火一改之前的蛮横凶狠,态度十分友好,大方地将施家人迎进了门。为了找到女儿,施家人对这三层楼的搜索十分仔细,可里里外外看了几遍,就连施金池的一根头发都没有发现。彻底绝望的施家人,在离开修车铺后立即报了警。

▲陈金火

这通报警电话,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毕竟就算不是连环作案,可这些年该地还是陆陆续续出现了这种女性失踪案,凶手却一直没有抓到。值得一提的是,陈金火一度是他们的怀疑对象,所以这次出现了与之相关的案件,警方想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人好好调查一番。

很快,陈金火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可他却咬死自己不知道施金池到底去了哪里。警方手中掌握的证据轻松击破了这个谎言——陈金火店铺附近的监控探头显示,施金池在进入修车铺之后,就再也没从那里走出来。

可陈金火依旧非常冷静,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承认警方查出的事实。警方也观察出陈金火的异常,即使真的和案情无关的人,面对审讯室逼仄的环境和警方给出的强压,也会出现情绪的波动,而陈金火却没有,每次回答都非常冷静,答案则像是提前准备好的。可根据警方对陈金火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聪明善言的人。

陈金火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一定的读写困难,所以上到初二就辍学了。由于学习能力低下,他一直是“半文盲”的状态,即使读过初中,还是连自己身份证上的字都认不全。

而且陈金火的家庭条件也十分困难,父母要靠打零工养活九个孩子,其中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因为条件差,陈金火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问题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双方只要一吵架,就会打孩子出气,陈金火往往是最容易遭殃的那个。这样的家庭环境让陈金火非常缺少安全感,性格也变得内向。小时候他为了逃避打骂,经常一个人在田野中徘徊,最大的乐趣就是划破自己的手臂,用鲜血的味道来吸引田鼠出洞,之后将他们捉住虐待。

▲广德强

这样的童年铸造了他的性格,也让陈金火烙下了思考时说话不利索的毛病,即使成年之后也没有改变。然而现在,面对警方的质问,陈金火却表现得相当冷静,对答如流。

于是警方迅速申请了搜查令,决定对修车铺进行搜查。由于还没找到证据,陈金火暂时被放了出来,没想到他从警局离开之后,很快就下落不明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店里帮工的学徒广德强。

警方对修车的搜查倒是和施家人的结果相似,可正当他们准备收队时,带来的警犬立了大功,它走到位于三楼的水塔时便停滞不前,不断吠叫。显然,这里有问题。

警方迅速组织人员对水塔进行检查。打开水塔后,在场的人闻到了一股扑鼻的恶臭,他们看到两只包裹完好的巨型垃圾袋正静静地沉在塔底。打开包裹,里面赫然是血淋淋的尸块!

这些尸块被切割得非常细碎,要不是法医在现场,大家根本分辨不出这是人的尸体。看到这些,施家人的心理防线崩溃了,警方也断定,施金池已经遇害,陈金火和广德强这对师徒有重大作案嫌疑!

▲家用水塔(图源网络)

在这些尸块中,警方还找到了一段绳索,办案警员一致认定这就是凶器,很快,这些都被送回警局进行鉴定。经法医鉴定,这些尸块正是来自死者施金池,在现场浴室的浴缸和那段被认为是凶器的绳子上,也检测出了死者的DNA,之后又从垃圾袋上提取到了陈金火的指纹,这次他逃不掉了。

有了证据,警方便立即对陈金火展开了追捕。由于放人到找到证据的时间不长,警方断定陈金火没有走远,终于在其岳父所在的乡下村子里,将这个杀人魔缉拿归案。面对从天降的警察,陈金火却一点都不紧张,不言不语不承认,一如既往的冷静。与此同时,警方又收到了另一个重要信息。

这条线索还是从一个报警电话中得来的,报警的人是一位通讯设备行的老板。原来这个老板和广德强很早就相识,今天突然带来了一部手提电脑和一部手机前来出售,由于陈金火疑似杀人的消息已经传开,老板留了个心眼,悄悄拨通了报警电话。警方要求其拖住广德强,之后迅速出发,在该地将广德强抓获。

虽然嫌犯据已落网,可他们依旧死鸭子嘴硬,不承认杀人的事实。在审讯他们的同时,警方又发现了一些比分尸更加恐怖的细节。受害者的部分肌肉、内脏以及一些女性特征器官不翼而飞,怎么找也找不到。而且警方在搜查过程中,还在陈金火修车铺的储藏室中发现了肉屑残骸,由于这间储藏室是陈用来存放食材的,所以警方怀疑两个凶手曾经吃了部分尸体!

▲凶手家

施家人这时也想起了一件事。在施金池失踪的第三天,思女心切的施爸爸去找了道士,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道士通灵之后表示自己见到了施金池,并转述她已不在世间,且有人割了她的肉来吃,要爸爸为他复仇(封建迷信不可取,大家要相信科学!!)

因为道士所言过于离谱,加上施爸爸并不愿意相信女儿已经遇害,所以这家人没有向任何人提过。直到警方说女儿的遗体不对劲,施爸爸才将通灵的事情告诉警方。

被捕之后,广德强首先绷不住,痛哭流涕地对着警方讲出了自己的犯案经过:整件事都是陈金火干的,自己只是负责销赃。其实陈金火和施金池之间曾产生过一些纠纷,起因就是施金池的一个保单在理赔上出了问题,而这个客户就是陈金火介绍的,结果陈金火还遭到了对方的埋怨,并丢了几单生意。

怀恨在心的陈金火想要教训一下施金池,于是叫上了自己店里的学徒广德强。广德强想了想便同意加入,别看他有正经工作,却是个好吃懒做的人,赚的钱根本不够他挥霍,他想着这样可以敲诈一笔钱,之后就可以逍遥一段时间。

两人商定好后,就开始作案。陈金火借着介绍客户的理由打电话约施金池上了门。施金池上门后陈金火便邀请其上二楼坐坐,由于之前大家已经很熟,施金池毫无戒心地上了二楼,陈金火先是将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然后绕到施金池背后,用一根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

▲两个凶徒

施金池非常惊慌,不断地进行挣扎,广德志怕人发现,于是一只手控制住了施金池的双手,另一只手捂住了施金池的嘴巴,没多久,施金池便被勒得昏死了过去。

见施昏了过去,陈金火便强奸了她。这一切都完成之后,陈金火便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美工刀,割断了施金池的喉咙,鲜血顿时顺着动脉喷出,很快,施金池就失去了生机。随后,陈金火又用美工刀将施金池碎尸,打算分多次将尸块处理掉。但第二天施家人就找上了门来。

广德强说,如果当时施家人强硬一点,坚持上楼,就能看到浴缸里肢体破碎的施金池,但可惜的是,施家人被糊弄着离开了。当天晚上,陈金火就将部分碎尸丢到了一楼的化粪池中,因为担心丢多了会将化粪池堵住,所以便将剩下的碎尸装到垃圾袋里,藏在了水塔中。

干完这一切之后,广德强被安排去销赃,两人原本计划将所得赃款一分为二,没想到广德强在销赃过程中就被捕了。

听完广德强的供述,警方再次审讯了陈金火,并请来了很早以后陈金火离婚的妻子,还安排他们独处。面对许久不见的妻子,陈金火的心理防线动摇了,开口承认自己和广德强杀害了施金池,之后还吃了她的一部分。警方抓住机会突击审讯,可陈金火却突然变卦,否认了那些事实。

陈金火讲解的故事是这样的,前面和广德强的相差无几,可是主谋都变成了广德强,杀人的也是广德强,都是他贪图施金池的美色,想要将其强奸,之后又害怕对方会报警害自己坐牢,于是决定将其杀害。不过他的故事里多了一些新的信息,两人将女性特征和体内器官都扔进了屋后的化粪池,其中还有一些施金池随身携带的证件等等。

▲这两人都是恶魔

为了得到这份重要的口供,警方又请出了心理专家,对陈金火进行突破。这招成效显著,陈金火的心理防线再次被突破,开口承认自己参与了吃人。他表示,是广德强提出来要尝尝人肉是什么味道,于是他便协助其将人肉一片一片的片下来,放在油锅里炸着吃。在讲述这些的时候,陈金火的一句话让警方震惊:“吃荤的肉和吃素的肉味道不一样,这次不如上次好吃。”

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当地曾经发生过一起著名的女大学生失踪案。失踪的女大学生名叫许瑞芬,当年同样去陈金火的摩托车行帮自己身为保险业务员的妈妈谈生意,之后便一去不回。许母发现这一情况后出门寻找,最终在陈金火的店铺前发现了女儿的摩托车,随即报案。

之后警方曾将陈金火带去警局问话,可陈金火坚称自己没有见到许,在店内等了许久对方都没有出现。警方对这种说辞显然是不信的,毕竟摩托车就在他的店前,邻居也曾目击到许进入店内,之后还被陈金火骑车载了出去。没想到陈金火咬死了自己不知道女孩的行踪,警方也不是吃素的,在审讯中几次动用了测谎仪,陈金火果然全都没通过,可许瑞芬一直处于失踪状态,警方也找不到直接物证,于是只得作罢。

那为什么陈金火的这句话会让警方震惊呢?因为失踪到现在的许瑞芬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只吃素。这意味着,她的命运很可能和施金池一样,是被吃掉了!

警方立即决定挖开化粪池,搜集其他物证。经过数小时的打捞,当地警方从化粪池中找来了四水桶的证物,除了之前失踪的那些器官之外,他们还找到了被害人的保险公司服务证、身份证、皮包、两条长裤、女性上身内衣以及一把美工刀。

▲当年关于许瑞芬的报道

除了关于本案的物证,警方还在其中发现了多个女士背包!这代表着陈金火身上的命案不止两起!除了许瑞芬和施金池,或许1995年发生的两起女保险员的命案,也和他有关!

查出了他身背数起命案已经是重大发现,但案件还是要一件一件的查,眼下施金池的案子还没有结束,警方依旧将主要力量放在这起案件上面。根据法医对尸块组合后得出的结论,已经这两人虽然互相攻击但又重叠部分的证词,还原了整个案情经过。

2003年12月7日晚上8点,陈金火和广德强将施金池诱骗到修车铺,广德强在前,跟施金池聊保险转移她的视线,陈金火则在后趁机用绳子勒住女孩的脖子。在施金池被勒昏之后,两个恶魔将女孩抬到厕所的浴缸中,轮流实施性侵。

被施暴的施金池一直处于严重昏迷中,而恶上心头的两人见她还没死,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拿美工刀割断了施金池的喉咙,接着就肢解尸体,且其中的部分尸体确实是被二人油煎后吃掉了。

物证齐全,警方将陈金火和广德强二人送上了法庭。可在漫长的审讯期间,陈金火和广德强二人的口供一直在不断的变化,广德强只承认自己性侵过施金池,但否认杀人,更不承认吃人;陈金火承认了性侵、吃人,但不承认自己杀人。

该案经过了三次审判,在2004年一审时,检察官提出的量刑是以判处陈金火死刑,判处广德强有期徒刑二十年。不过最后法院宣判时,将两人都判处了死刑。2005年,上一级法院核定案情后依旧判处二人死刑,2007年,台湾省最上级法院为二人死刑定刑。

2012年12月21日,两个杀人魔与其他4人一起被决定执行枪决。广德强被一枪毙命,而陈金火则因为要捐献器官,被提前打了一针麻醉剂,之后由法警开枪击中右脑,并在脑死亡之后送往医院摘除器官。不得不说,这样的结局是便宜他了。

但遗憾的是,直到枪决前,陈金火都拒绝认罪,他甚至都不承认自己杀害施金池,更别说许瑞芬和其他两个受害者了。可怜的许瑞芬,直到现在依旧是失踪状态,没人知道她现在在哪,曾经遭遇过什么。

好了,又一个罪犯伏法,案件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